援手助法师大病无忧

500000.00 筹款目标
9820 已筹金额
364 捐款人次
50元 100元 300元


我叫王文,毕业后加入灵山慈善基金会,成了一名职业公益人,“帮助别人”、解决社会问题成了我的“工作”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看到生活中太多的苦难,也在灾难中见证了太多的生死离别。  


blob.png


“救救这位花季少女”、“家里不能没有他”,诸如此类标题的求助文章,逐渐成了朋友圈里的最常看到的信息。没有门槛的传播,最大限度地激发了人们的“救助本能”,然而,基于“悲情营销”的传统模式,在不断滋生诸如“杨六斤事件”的同时,也在过度“消费苦难”,透支爱心。


“生命不是数字,每个鲜活的个体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天”,守着对生命如此的认知,在遇到每一次求助时,我们都愿意全力以赴。看到一个个案例成功上线,见证筹款额从0.1%不断上升至100%、收到一条条求助人发自内心的感激时,顿时觉得人生充满了动力。苦难给了我力量,也让我的生命变得更有质感。


因为灵山慈善基金与佛教的特殊渊源,许多法师在罹患大病,为资金所困扰时,找到灵山,希望我们能够施以援手。尤其是那些位置比较偏僻,供养较少的寺庙的法师们,一旦罹患大病,很难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其治疗和康复。


blob.png


三十岁的小沙弥释清行,俗名林海港,自幼心慕佛法,目前常住福建龙岩雪云寺。2014年金秋10月,二十七岁的林海港拿到了一纸非遗传型一型糖尿病的诊断书,顿时手足无措。


blob.png


1型糖尿病又称胰岛素依赖糖尿病,需要终生用胰岛素维持生命正常体征。渐渐,林海港身上出现了视力障碍、右腿骨痛关节炎等糖尿病并发症状,无常的病苦残酷折磨着他。两年间七次住院,辗转深圳西乡人民医院、河南省人民医院、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、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,却只能堪堪控制。其常住的福建龙岩雪云寺,位于龙岩市新罗区江山乡村美盂村,寺院地处偏僻,供养不足,寺院无力帮扶,其罹患的1型糖尿病也已花光了其所有积蓄。往后漫漫求医路,他面对高昂的医药费用,顿显无措。


blob.png


另一位藏地阿尼——桑吉。因藏地的寺庙条件的限制,很多出家师父都是由各自家庭供养的,条件很是艰苦。桑吉师父不懂汉语,便委托一名懂汉语的藏地师父联系到我们,希望寻求到帮助。2013年患有高血压神经阻塞,但因家中兄弟三人均为出家师父,无经济来源,一拖再拖,3年后病发,致右眼失明,右侧身体瘫痪。后来,熟识的师兄们得知桑吉师父的情况,纷纷相互告知,终筹集到部分费用,桑吉师兄才得以去往医院接受检查,医生表示若能住院接受治疗,对她的病情大有帮助,然而高昂的医药费是目前摆在桑吉师兄面前的最大问题。


诸如此类的求助案例不胜枚举、有些甚至触目惊心。对于佛法的追求,法师们常年虔心修行,因此在遭遇大病侵袭后,毫无有效的筹款手段,更是不懂得还有互联网这样快速筹款的途径。另外,除了大病治疗费用,还有一个让法师们感到无力的便是年迈父母的赡养问题。当代法师中独生子女居多数,这就意味着法师到中年后,要全力承担起父母的赡养问题。皈依佛法是为了普度众生、寻求自我心灵的归宿,可是连其父母都无能力庇护,无疑扰乱法师们那颗平静的求佛心。


blob.png


基于此,灵山慈善基金会和善友筹平台联合发起“无畏大病救助基金”,定向资助法师或法师父母不幸罹患大病后的部分医疗费用。“心存善念,天必佑之”,愿免除法师们后顾之忧,让他们能够安心修行,造福百姓,弘法利生。


公众自愿对此专项基金进行捐赠,不论金额大小,所有捐赠者及其家属若日后不幸罹患大病,灵山慈善基金会将给予一定的支持,并协助患者发起网络众筹。



申请条件


1、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;

2、诚实守信,遵纪守法,无不良犯罪记录;

3、法师(持有戒牒)罹患大病;

4、法师(持有戒牒)父母罹患大病;

5、经济状况较差,治疗费用缺口较大。


 

申请方式


如若符合条件的大病患者,可根据灵山慈善基金会的要求提供相关资料证明。在基金会审核无误后,可根据患者实际情况捐赠予患者一定金额的救助金,帮助其渡过难关。详情可咨询:4000890860。



捐赠回馈


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对于所有“无畏大病救助基金”的捐赠者,灵山慈善基金会将提供如下回馈:

如果支持209元,赠送加持金刚结;

如果支持509元,回馈开光手串;

如果支持1009元,赠送功德主十字金刚杵吊坠;

如果支持3009元,赠送功德主一尊开光双鹿彩绘镀金佛伦(待定);

如果支持5009元,赠送功德主一尊开光观音菩萨坐像(待定)。